• 資訊
  • News
  • 行業資訊
  • IndustryNews
  • 想象一個人工智能無處不在的世界

    行業資訊 | 時間: 2020-12-29 | 51CTO.com | 編譯:阿芬|瀏覽量:1165

      想象一下,一個以你為模板、訓練有素的機器人學會了思考、反應和行動。假如它要在你的生活(家庭或職場中)中扮演一個角色,面對道德困境,你相信它會做出正確的選擇嗎?

      讓更多人思考AI會如何影響未來生活
     
      這是一個值得深思的問題,因為人工智能正日益成為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從幫助我們在城市街道上導航,到選擇我們可能喜歡的電影或歌曲——在這個人際疏離的社會,這些服務的使用頻率更高、范圍更廣。
     
      但目前圍繞人工智能的討論主要集中在技術領域,集中在技術進步的制約因素或使用中的倫理爭議上——比如自動駕駛汽車。哈佛大學metaLAB實驗室的薩拉·紐曼(Sarah Newman)和他的同事認為,是時候讓每個人都參與到這場變革中了,這就是為什么他們在2017年創建了”AI+ART”項目,為的就是讓更多人來談論和思考AI會如何影響我們未來的生活。
     
      紐曼是哈佛metaLAB實驗室藝術和教育部的負責人,也是伯克曼克萊恩中心(Berkman Klein Center)互聯網與社會部的研究員,同時還是“AI+ART”項目的領導者。她開發了“道德迷宮( the Moral Labyrinth)”。這座迷宮適宜步行,其路徑是由問題定義的——比如我們是否真的是機器人行為的最佳樣板——旨在引發人們的思考以應對日益成長的強大技術。
     
      紐曼說:“我們處在一個提問至關重要的時代。”她提出:“我認為,在技術性和精英主義相關的話題上,人們會很高興能接觸到來自人文和藝術領域的立場和觀點。”
     
      人工智能的發展路徑不同于之前的技術浪潮
     
      MetaLAB是伯克曼克萊恩中心的一部分,其人工智能方面的工作是和該中心的“AI倫理和治理倡議”一起發展的。這一倡議于2017年啟動,旨在審視目前社會上正在廣泛采用的AI自治制度。
     
      伯克曼克萊恩中心主任、哈佛法學院喬治·貝米斯國際法教授喬納森·齊特蘭(Jonathan Zittrain)表示,重要的是,我們要認真思考人工智能的應用是否是一件好事,以及用在哪里可能是一件好事。如果是這樣的話,如何更好地推進下去。
     
      齊特蘭說,與此前的技術浪潮不同,人工智能將決策的決定權從人類轉移到了機器和它們的程序員手中。而且,互聯網等技術基本上是由政府和學術界在公開環境下開發推進的,但人工智能的前沿主要是由私營企業主導,技術如何運作被視為商業機密。
     
      齊特蘭表示,了解人工智能在社會中的地位及其對我們所有人生活的影響——更不用說是否以及應該如何監管——需要來自社會各個領域的投入。“這幾乎是一個社會文化問題,我們必須認識到,涉及到這些問題,每個人都有責任全面思考。”
     
      在過去的三年里,metaLAB的學者和藝術家一直在鼓勵這種想法。他們以人工智能為主題創作了18個不同的藝術裝置,迄今已在12個國家展出了55次,并為20多篇文章提供了靈感。此外,項目藝術家已經舉辦了超過60場公開講座,開發并舉辦了12場研討會和課程,包括為伯克曼克萊恩的大會研究金舉辦的頭腦風暴會議,以及由metaLAB實驗室主任杰弗里·施納普(Jeffrey Schnapp)主導,為哈佛大學設計研究生院和藝術與科學學院設置的課程。
     
      疫情期間的全新思考
     
      然而COVID-19的爆發打亂了原計劃在春季和夏季安裝的藝術裝置,這種中斷迫使相關人員重新思考他們的計劃、實施方法,甚至于隱藏于他們的藝術作品、工坊和交互設計背后的理念。在疫情之前,大多數展品都被設計為參觀者通過親身體驗,在和人工智能的互動中生發思考。
     
      紐曼表示,自從疫情爆發后,活動被迫在線上進行,這反而擴大了項目的影響范圍,讓遠距離的觀眾也能接觸到它,而且除了身臨其境外,大家發現還有更多的方式來體驗藝術。無論是虛擬的還是面對面的形式,參與全社會范圍的對話都是有價值的。與傳統的科技活動相比,這期間的探索誕生了多樣的方法,帶來了不同的觀眾,這就有助于觸及不同的情感和見解。
     
      自疫情以來,紐曼開發的“道德迷宮”經歷了演變。她曾計劃舉辦一個春季研討會,為迷宮提出新的問題,但疫情迫使研討會在網上進行。與會者來自全球各地,圍繞公共衛生和社會正義等熱點問題進行自由的討論。“能有如此廣泛的參與是不可思議的,這種方式更好。”紐曼說。與此同時,這種轉變迫使藝術本身也發生了變化。最初的“迷宮”是一個在實體畫廊設置的可行走迷宮,而新構思中的迷宮將是3D、虛擬和在線的。一旦完成,就可以把它作為模板打印出來,在世界各地作為公共藝術使用。
     
      紐曼認為:“我想,‘我不能制作一件能讓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體驗的東西,所以為什么不把所有人聚集在一起,創造出能夠走向世界的藝術呢?’期待更多迷宮的誕生。”

      形形色色的藝術裝置
     
      在“AI+Art”項目中,有一個由喬尼·孫(Jonny Sun)和漢娜·戴維斯(Hannah Davis)開發的“笑室(The laugh Room)”裝置。這個裝置被布置得像一出電視情景喜劇,里面藏了一個可以竊聽的人工智能。每當房間里有人交談且說出它的算法認為滑稽可笑的事情時,它就會發出笑聲。觀眾中有人覺得有趣,也有人覺得毛骨悚然。
     
      metaLAB的數據可視化設計師金·阿爾布雷希特(Kim Albrecht)創作了一些裝置,突出了機器和人類感知世界的方式之間的鮮明差異。其中一個被稱為“人造感官(Artificial Senses)”,用以顯示常見設備中傳感器里的數據,比如智能手機、筆記本電腦,攝像頭、麥克風、地理定位器、加速度計、指南針觸摸屏等等。總體來說,得到的可視化結果均是線性的、彩色的或多重陰影的,與我們使用地圖、聽音頻或點開應用程序時看到的幾乎沒有任何相似之處。阿爾布雷希特說:“雖然我們的大腦經常被比喻成是‘計算機’,但機器對周圍環境的感知確實與人類天差地別,因為這些感知完全是由數據驅動的。”
     
      2019年9月,東北大學(Northeastern University)法學院展出了一個名為“秘密的未來”(The Future of Secrets)的裝置。由紐曼(Newman),杰西卡·尤爾科夫斯基(Jessica Yurkofsky) 和瑞秋·卡爾瑪(Rachel Kalmar)開發的“秘密的未來”向來訪者展示的是一臺放置于基座上的筆記本電腦——問他們:“你有秘密嗎?請在這里輸入。”
     
      當他們這樣做的時候,不遠處的打印機就會啟動,打印出先前某個訪客的秘密供他們閱讀。紐曼表示:“當他們得知別人的秘密時,他們似乎會有一定程度的驚訝。然后他們會想,‘哦,我能拿回我的秘密嗎?’但仔細想一下,這種情形與我們一直以來如何使用科技何其相似。我們對個人數據并沒有絕對占有權,我們也不能控制。我們用這些私人信息進行交易,包括我們的財務狀況、銀行對賬單,甚至愛情生活等所有一切。”
     
      紐曼認為有關人工智能的討論是必要的,但她并不認為自己是一個杞人憂天者。她說,我們現在看到的最令人不安的事情是,社會和歷史偏見如何在機器學習模型中復制。這些技術的開發過程存在著額外的風險,就像我們如今司空見慣的“電”在最初也是不受管制、極其危險的,直到有人意識到不能把裸露的電線到處串起來。“人工智能將影響每一個人,”紐曼說,“讓不同的人參與到對話中來很重要。我認為沒有歷史學家、哲學家、倫理學家和藝術家參與這場討論將是危險的。”    Noe編譯

    聲明:凡資訊來源注明為其他媒體來源的信息,均為轉載自其他媒體,并不代表本網站贊同其觀點,也不代表本網站對其真實性負責。

    您若對該文章內容有任何疑問或質疑,請立即與中國機器人網(www.zn05.com)聯系,本網站將迅速給您回應并做處理。

    電話:021-39553798-8007

    相關閱讀:

    熱門資訊

    • 【報名開啟】第六屆恰佩克獎頒獎典禮將...
    • 初評入圍名單揭曉,超170家企業入圍第六...
    • 后疫情時代,汽車行業需求將回暖,機器...
    • 工業機器人同質化嚴重,高喊創新卻困于...
    • 碧桂園試水機器人餐廳,是大獲全勝還是...
    • 不解決這些問題,我國機器人市場春天永...
    • 工業上機器換人帶來的失業問題如何看待...
    • 政策助推下,國際科技巨頭紛紛下注中國...
    • 地攤經濟火了!機器人也“攤”上事兒了
    • 哈工大百年校慶與機器人的一百年
    ?